蔡芷心

       在上《荷马史诗》导读这门课之初,我也询问不少之前修过的同学,大家都反映课程比较难,考试尤其难,而且老师给分出人意料地严格,中途因为学业和研究助理的事情非常繁忙,也曾经想过退课保平安,但是实在是很喜欢作品本身,也很喜欢听老师讲课,和助教老师还有同学一起讨论,就抱着“大不了期末拖绩点”的必死决心坚持下来了。考完试出成绩的时候微信群里哀鸿遍野,吓得我一度不敢查自己的成绩,所以当看到自己拿了A的时候还是挺惊讶的,就觉得自己每周专门抽出来阅读文本和冗长的英文文献的半天还是挺值得的。可能是因为自身经历的缘故,我向来觉得老师要求严格不是坏事,至少在督促自己真正花时间认真学习这方面比“自觉”更靠谱。而且通过这一个学期的学习,我从对古典学一无所知,到后来慢慢有了初步(尽管很粗浅)的认知,加上和班里同学的交流,对古典学确乎产生了兴趣。我本身的学科背景是政治科学,日常的教学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很西方化的,上了这门课以后更加觉得,要真正了解和理解西方人精神的本质和根源,古典学确实是绕不开的领域,所以于我个人而言,很有帮助,可以说是获益匪浅吧。所以一直以来对自己能够坚持下来这门课,能够从作品本身和老师的讲授中多少学到些什么,觉得非常感谢。
   (PS:至于考核和给分什么的,可能适当地放松要求比较难做到吧,所以如果能在同学询问的时候,说明这样给分的理由就更好了。)

©2019 通识教育核心课程